首頁/二手資訊/正文

為何房子擁有房產證依舊成為違法建筑遭強拆?

來源:中國青年報
 
點擊
 
評論

     一片倒塌的廢墟上,破碎的的磚瓦,裸露的鋼筋,之間不時露出桌椅凳腿等家具,被砸落的招牌零亂地散在地上。5月14日上午,河北省廊坊市和平路,眼前的場景讓記者一時有些錯覺,想起了一年前在四川地震災區采訪時的場景。

   

     這里沒有發生地震,但對居住在這里的業主來說,卻比地震更可怕。他們擁有合法產權的房屋,是這一帶地段最好的臨街旺鋪,前幾天還在熱鬧地營業,一夜之間就成了廢墟,他們甚至沒來得及拿出屋里值錢的東西,還有幾個餐廳服務員在睡夢中驚醒后跳窗逃跑。

   

     這突如其來的強制拆遷,讓他們至今心有余悸:“晚上11點多老板離開時還好好的,半夜我們正在睡覺,突然聽到外面在砸墻、砸玻璃,我們都知道發生什么事了。拆遷的通知早就下來了,幾天前就停水停電了,但沒想到他們會這么干。”“我們還好,老板多年投資經營的心血都被砸進去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 鴻順樓老板馬希影神情黯然地說:我一定要討個說法。說話時,手里緊緊攥著那本暗紅色的房產證。和他有同樣經歷的,有13戶業主。

   

 擁有房產證的房子成了違法建筑

    

    馬希影等人的房產位于廊坊市和平路東側73號到75號,屬營業用途商品房,業主大都是1994年前后從廊坊市長城房地產公司購買的,也有一些人是從先前業主手中購買的二手房,都有廊坊市房地產管理局統一核發的私有房產所有權證。

    

    “當時買的時候只有1000多元每平方米,現在周圍房價都漲到1萬多了,這里成了市里最繁華的臨街旺鋪,沒想到現在成了違法建筑,說拆就拆。”馬希影的妻子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,他們在這里經營的鴻順樓生意特別好,平均每天營業額有4萬元。

    

    業主葛玉蘭告訴記者,開發商早就看上了這里的好地段,2007年,廊坊市圣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分別找業主協商共同開發補償,最終由于補償意見未能達成一致而作罷。2008年6月,業主們突然接到新開路辦事處通知,說他們的商業門店房屬于違法建筑,限期無償自動拆除。“我們當場拿出房產證,他們一看就沒再說話。”

    

    2008年12月,業主們又接到廊坊市政府“三年大變樣辦公室”的通知,要求對其臨街店鋪進行統一裝修改造。大部分業主都積極配合,每戶投入上萬元進行重新裝修。然而不久,3月13日,他們又接到了新開路辦事處的通知,要求對其商業門店進行自行拆除。

    

    業主們不同意拆遷,但他們很快遇到了各種各樣的麻煩:工商、稅務、衛生、城管等部門的執法人員不斷登門調查;有的業主經常接到電話騷擾;有業主稱其親戚在國家機關、事業單位工作,被強迫做業主工作,否則就開除公職;有業主說他們正在營業的店鋪門窗被不明身份的人員砸碎……

    

    3月26日,房屋被停水停電,外圈被圍上了彩色布條,商戶們終于無法再繼續營業,陸續搬走,但仍有一些業主堅守,直到5月6日晚房屋被強行拆除。業主們告訴記者,他們只看到拆遷通知,卻從未看到過拆遷許可證。

    

    5月14日,記者來到新開路街道辦事處采訪。辦事處黨委副書記張寧告訴記者,去年接到上級行政命令,要進行城市改造,增加綠地等公共服務設施,對一些地方進行拆遷。但和平路這處房屋屬于違章建筑,不需要拆遷許可證,也不應給予補償。“我們實行的是‘單證不補’的政策,只有房產證沒有土地證是不能給予補償的。”張寧說,考慮到群眾利益,政府出資找評估公司對該處房屋進行評估,補償標準是每平方米3000多元,但業主們認為補償標準低,不愿搬遷,最后才進行了強制拆除。

    

    按照規劃,業主們被拆除的房屋要改為綠地,而緊挨其后的是圣泰房地產開發公司即將開發的寫字樓。廢墟周圍圍起的一圈廣告布上寫著:財富中心、黃金旺鋪。業主們了解到,這里的開盤均價是1.6萬元每平方米。

    

沒有土地證的房子是如何修建并出售的

    

    和平路東側73號到75號的商用住宅被稱為違法建筑的主要原因,是該處房產沒有土地使用證。

    

    5月13日,記者隨業主杜秀清走訪了廊坊市國土資源局、房地產管理局、規劃局、建設局等部門,結論是:房產證沒問題,但這塊土地確實沒有辦過土地征用手續,國土資源局的電腦檔案里無法顯示其歸屬。

    

    房地產管理局在查詢檔案后告訴杜秀清,其房產證確系他們所發,但沒有土地證,他們是根據業主與長城開發有限公司簽署的購房協議發放的房產證。記者問辦理房產證是否需要審核土地征用手續,一位被稱為楊科長的工作人員回答說,現在辦理肯定要審核,但當時在各方面法律法規不太完善的情形下,手續可能不太嚴格,具體是如何辦理的,他不是經手人員,不清楚。

    

    建設局的說法是,當時他們和規劃局是一起的,這份編號為930158的“建筑工程規劃許可證”是根據當時的規劃處作出的規劃許可證作出的。在這份建筑工程規劃許可證上,記者看到建設單位是廊坊市工商局,建設項目名稱是營業樓,建設規模是3000平方米。

   

     杜秀清等人又到了規劃局,得到的解釋也很模糊,讓去問開發商。

    

    當年的長城房地產開發公司早已轉制為現有的中太房地產公司。記者和杜秀清等人又到了中太房地產公司,一位姓彥的副總經理說,當時所有手續都是市工商局辦的,他們只負責建房和銷售。

   

     5月14日,記者采訪了廊坊市工商局。辦公室王主任告訴記者,當時市工商局按照政府要求,建汽車交易市場,但沒有資金支持,后來租用王寨村的土地,和長城房地產開發公司共同建了市場和營業樓。1999年,按照“管辦分離”的政策,將這里的債權債務及土地都交給了王寨村。

    

    新開路辦事處的張寧副書記告訴記者,王寨村早在1994年就轉非了,其所屬土地都已轉為國有,但營業樓所占這塊土地一直未辦理征地手續。

    

    廊坊市工商局辦公室王主任說,當時沒有交土地出讓金,商戶們購買的房子屬于小產權房。但商戶們手里拿的卻是擁有完全產權的房產證,王主任表示,當時怎么辦下的房產證不清楚,可能是當時手續要求不太嚴格,“要按現在肯定不可能”。

    

    記者在一份廊坊市工商局與長城房地產開發公司于1993年9月2日共同簽署的一份《聯合開發汽車市場合同》上看到,由甲方(工商局)負責租地、項目報批、計劃、規劃事宜,乙方籌措開發資金,并承擔設計、施工所需資金。開發房屋面向社會銷售,乙方保證所售商品房手續的合法性,負責辦理房產所有權的過戶事宜。銷售利潤(指銷售總額減去乙方綜合開發成本后的余額)甲乙雙方分成,比例為甲方占35%,乙方占65%。

    

誰為歷史問題埋單

    

    在采訪過程中,記者聽到最多的解釋是“這屬于歷史問題”。但歷史問題究竟該誰來埋單?現在業主成了冤大頭,他們當初購買的擁有合法產權的房屋,現在被說成違法建筑遭拆除,經努力獲得一些補償,卻要扣除很大一筆“租地使用費”。

    

    杜秀清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她是2001年以3000多元每平方米的價格購買的二手房,現在拆遷的評估價格是5484元/平方米,其中扣除土地價格1667元/平方米,他們可拿的建筑物補償是3817.45元/平方米。由于沒有及時拆遷,只能拿到85%的補償款,這樣算下來,補償共約36萬多元,還要減去從1992年算起的租地費共9.1萬元,她可以拿到手的不到27萬元,而她當初買房時花了33.8萬元。“人家買房都升值了,我這還要賠掉6萬多元。”杜秀清說。

    

    商戶們都像杜秀清一樣,不僅拆遷補償遠遠低于周圍市場價,還要交上一筆10萬元左右的“租地費”。

    

    “我就想不通,我的房子明明有房產證,現在卻說沒有土地證,難道這么多年來我的房子是空中樓閣?”杜秀清說。

網友參與評論
 
條評論
表情
點擊加載更多
返回頂部
有哪些推广课程可以赚钱的平台 最好的时时彩软件8年 贵州快3技巧稳赚 福彩3d图谜总汇 今天 _澳门博彩 上海天天彩选4基本走势图 凤凰一分彩计划 三分赛车彩票下载 好彩1论坛 高频时时彩平台 陕西11选5推荐